野蛮生长落幕互联网金融步入合规之路

2019-01-08 10:50:17 | 作者: 来源:新浪财经

【编者按】互联网金融行业在摸爬滚打中前进,终于来到了关键时刻。成王败寇,就在这一刻了。谈到行业的近期情况,多位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者都发出了类

互联网金融行业在摸爬滚打中前进,终于来到了关键时刻。

“成王败寇,就在这一刻了。”谈到行业的近期情况,多位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者都发出了类似的感慨。互联网金融从业者的2018年,过的并不容易,在经历了外界的质疑,投资者普遍的资金出逃之后;到了年末岁初,重塑行业信心,追讨欠款,几乎成为大部分平台的日常工作。

但对一些头部平台来说,他们也有不同的感受。

“回顾过去这些年的互金行业发展,每一次的行业繁荣期,实际上从业者业务开展起来难度较大;每一次的行业波折整顿期,身处其中的从业者反而会感受到业务开展起来比较容易。”回顾过去十来年的互金行业发展,人人贷总裁杨一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金融行业中存在3年盈利期的理论,成立三年后,会累积一定程度的风险,然后集中爆发,2018年出现的行业情况,和2015年的行业大爆发相关。”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也认为,行业将在出清后更加规范发展。

无论如何,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从业者都对2019年充满期待,“规范化”“备案”成为从业者嘴里被频繁提及的词语。

利率普降

多位从业者回忆表示,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至今,借款人利率的走低是行业发展合规化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相较如今的利率水平,互联网金融诞生初期的行业综合利率普遍较高。网贷之家数据显示,2014年1~6月行业综合收益率为20.12%。开鑫金服方面认为,行业早期的利率之所以较高,主要彼时处于发展初期,互联网金融平台刚成立,为了迅速打开市场,往往会通过加息、补贴来吸引用户,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行业综合收益率高企。此外,民间借贷的利率本来就相对较高,网络借贷是民间借贷的线上化,网贷产品收益是民间借贷利率的线上化体现,比当时很多理财产品的收益都要高不少。

据记者了解,2013年前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借款利率普遍超过36%,理财端给到投资人的收益率也普遍在18%左右,对于当时的资金情况,多位从业者表示,这和当时线下小贷公司的出借利息相一致。

事实上,在行业发展初期时,通过网贷平台借钱的大多数是个人、个体工商户或小微企业,他们往往比较难通过其他渠道获得资金但是又急需资金,愿意支付更高的利息,因此网贷平台能够给投资人的收益也相应会提高。

而当时有关投资收益的法律法规尚不健全。2015年8月最高法颁发《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了24%和36%的年化利率限定范围。另外,随着行业发展,监管逐步健全,行业合规化运营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平台利率下降也是发展必然。

至2017年11月,由于现金贷的高利率引发了一系列问题,网贷平台的借款利息问题也开始引起各方重视。根据《民间借贷法》,借款利率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不予支持,超过36%的部分必须返还,在24%至36%之间的部分若已经支付则不必返还。

周治翰认为,“行业中借款利率的逐步走低,首先是政策要求,其次是资金供给方增加了,互金平台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快速从最早期的几百家发展到几千家,同时还有其他的参与主体进入到这个市场。因此在市场充分竞争的前提下,资金利率走低是顺其自然的。”

杨一夫表示,在个人消费信贷端,曾经出现过一些创新性的业务,如校园贷、首付贷、现金贷以及股票配资类的业务等。但是人人贷没有涉及以上业务,主要原因包括不符合政策导向,以及不符合人人贷的价值观导向。杨一夫认为,“这一类的业务容易让用户陷入借贷陷阱,但不会对他们的生活起到正向的促进作用,这是不符合人人贷做普惠金融的价值观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个人借款业务部分,杨一夫认为,行业发展初期尽管借贷利率高,但风控措施也做得很到位。“当时因为数据信息不够全面,因此借款人的违约水平都是由人工信审把握的。风控人员每天处理四五笔业务,虽然借款人承担的利率高,但风险控制的比较好。当时的中后台成本也没那么高,18%的借款利息还是比较合理的。”

深圳市钱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P2P网贷利率9.32%,而第一网贷不久前发布的P2P网贷行业快报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国P2P网贷平均综合年利率9.32%。其中,年利率在10%以内的P2P网贷成交额占比为64.58%,利率在10%~18%之间的网贷成交额占比35.18%。而只有0.09%的P2P网贷成交额年利率在24%以上。

监管环境日趋完善

从2007年中国诞生第一家网贷平台至今,网贷已经走过了十一年的历史。这期间,行业经历了起步、高速扩张、风险集中爆发和合规整治几个阶段。监管政策也从无到有,并且根据不同阶段的业态和暴露出的问题做出了微观调整。

成立于2012年的开鑫贷,也是最早一批成立的平台之一。周治翰回忆表示,2012年成立之初,当时并无相关的监管政策。2013年4月,江苏省金融办出台了《江苏省小额贷款公司开鑫贷业务管理办法(暂行)》,详细制定了江苏省小贷公司参与开鑫贷业务的担保机构准入原则,规定开鑫贷公司须在江苏省金融办监管评级的基础上,选取A级以上(含A级),实力雄厚、经营规范、风险控制严格的小贷公司作为开鑫贷业务的担保机构,进行风险调查和提供担保。该《办法》主要涉及到小贷公司的准入机制,哪类的小贷公司可以从事这类业务等。

如果说2012年是行业的起步阶段,到了2014年初,行业存在感越来越强,目前业内的头部平台几乎都在那个时间点成立。

互金行业开始引起了监管层的重视。周治翰表示,“行业从业者越来越多,监管部门也开始注意互联网金融行业。但当时整个行业仍然面临无监管、无门槛的局面。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各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在资产端上各显神通。”

回顾行业各个阶段,从业者的感受和旁观者截然不同。

“在2013年至2015年前后,行业经历了一个快速增长的阶段,从几百家平台突然爆发至几千家平台,资本力量也开始在这个阶段进入这一行业,所有的旁观者看好这个行业。”杨一夫回忆表示,“但现在回忆起来,那个阶段对从业者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阶段。我们需要面对人力成本和运营成本的增加,业务端的竞争也突然激烈起来,那个时间段里,每天都有新平台出现,每天都有平台拿到融资,整个行业的平台数量每年300%的增长;此外借款人过度负债的问题也开始出现。”

进入2016年,监管部门密集出台了各项监管政策,网贷行业开始进入“监管元年”。事实上,在2016年下半年曾经出现过短暂的行业风险暴露,但这给了头部平台得以发展的机会。

杨一夫表示,在2016年8月24日,网贷监管暂行办法出台后,行业开始进入一个较好的发展期,“新增业务更容易做了,流量和资金成本降低了”。

目前,互联网金融充分发挥了支持实体、服务百姓的功能,成为了传统金融的有益补充,获得了监管部门的肯定。但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聚集了个人、小微企业对小微金融的需求,在快速发展壮大的同时,也因为涉众、初期的野蛮生长而积聚了诸多风险,面临更多的监管压力。

更多

快讯

2018楼市:西安房价全国涨幅最高 厦门跌回一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