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没有钱途的前途

2018-06-22 00:49:18 | 作者: 来源:和讯网

【编者按】如果不是去年12月份的那场监管风暴,许哲(化名)或许现在还过着月入千万元的生活。许哲此前是北京某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该平台从去年4月上

如果不是去年12月份的那场监管风暴,许哲(化名)或许现在还过着月入千万元的生活。

许哲此前是北京某现金贷平台的负责人,该平台从去年4月上线到今年1月初停服,实际运营不到9个月、放贷规模接近70亿元,平均每月净收入约3000万元。

去年年底,针对现金贷的一系列政策出台,从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到规定非持牌机构不得从事放贷业务,再到《关于整顿规范“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出台,野蛮生长的现金贷行业被按下停止键。

“我们平台从去年11月份起,坏账开始飙升,原本赚到的钱也都用来填坏账了。”在现金贷行业走了一遭,许哲笑称自己是“轻轻地走,没带走一分盈利”。

而像许哲运营的平台这样能迅速收拾残局“全身而退”的平台并不多,相反,虾米钱站、现金魔盒等大量平台倒闭跑路的消息传出,彼时,有业内人士分析称,90%的现金贷平台面临死亡。

曾经体量较大、有一定调节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的现金贷平台转型如何?中小平台又如何在监管夹缝中生存?时间或许已经给出答案。

“打一枪换一个地”

按照《通知》,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平台发放或撮合贷款的综合利率必须在36%以下;所有贷款发放,必须明确用途,不得发放无指定用途的贷款。

这意味着,利率、牌照、场景成为现金贷行业的三大门槛。

许哲在处理平台坏账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贷后的逾期率高了,但平台的放贷量并没有下降。

“一方面,这对资金的要求更高;另一方面,说明现金贷的用户需求并没有减弱。在资金成本走高的情况下,想要把利率控制在36%以下,只能通过拉长借款周期的方式,借款周期越长,利息会越多;但这又会产生另一个问题,周期长就意味着资金不能迅速回笼,会造成新的资金负担。”许哲说,降利率就很难,搭建场景的资金、时间成本都很高,获取牌照更是难如登天。

眼看合规几乎没有可能,类似于许哲的“老实人”纷纷缩量或下线产品,撤离行业。许哲目前已转行区块链行业,“和现金贷再没有交集”。

还有部分中小现金贷平台属于“投机派”,在监管政策落地之初,抱着“捞一把”的心态,继续“反其道”冲量。

“政策出来后那半个月,我们在论坛、借款人群里抓紧宣传了几天,也放出去几百万元,本来我们就是从民间高利贷转到线上的,大不了,再重新回到地下,也不怕他们不还钱,我们有催收团队。”深圳某现金贷平台的商务张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之前的平台关了,但老板又开发了几个手机回租平台继续做现金贷。”

事实上,受P2P备案延期影响,很多小平台看到了新的政策套利空间,“重出江湖”更换“马甲”继续扩大现金贷业务规模,“假回租真放贷”,即平台先以评估价格(借款金额)回收用户手机,再将手机回租给用户,并与用户约定租用期限(即借款期限)和到期回购价格(还款金额),通过使回购价格远高于评估价格的做法获利。

法治周末记者在Apple Store中搜索发现,涉及回租、回购、回收相关的应用有上百个。

对此,5月30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部分平台变相开展“现金贷”业务的风险,向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提请对上述平台加强监管。

“只要有贷款需求在,投机者就会想尽办法绕过监管、利用用户的需求挣钱。”互联网金融行业观察人士毕延广分析说。

场景转型并非轻而易举

与很多中小平台“破罐子破摔”相比,大平台更注重商誉,纷纷选择拥抱监管、调整业务进行转型。例如,《通知》出台前夕,玖富叮当、趣店等纷纷宣布现金借款产品综合息费均降至年化36%以下。

“目前,有牌照的大平台都已靠降息、缩规模等方式退回了监管红线以内,但

场景转型并非轻而易举就能够完成。”毕延广说,监管要求做消费金融要有场景,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搭建线上消费场景做现金分期。

事实上,现金分期已成为众多现金贷平台转型选择的道路。例如,去年年底,魔法现金上线了魔buy商城。

“线下场景的获取往往需要地推配合,有模式重、难管理等问题,场景方和客户联合骗贷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线上消费场景搭建似乎显得更加容易,但目前线上场景几乎都被大的电商平台垄断了,淘宝有蚂蚁花呗、京东有京东白条,他们并不需要再在平台接入别的消费分期产品。”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分析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

那么,魔buy商城等的运营情况如何呢?6月19日,记者下载魔buy商城App后看到,商城的商品包括手机、饰品、手表、美妆等类型,而点击任意商品进入销售页面后都显示“商品已售光,请明日上午6点后光临”。因每天只在早晨6:00少量发售商品,魔buy商城也被质疑商品交易的真实性。在魔buy商城贴吧里,有不少中介进行额度回收、套现、商品处理服务,类似于“魔buy商城套现方法”的内容随处可见。

“不能单纯看有没有场景,要看借款额度、借款期限、利率这三者的关系,如果额度高、期限短、利率也高,借款人短时间内无法承受,那也是一种高利贷。”毕延广指出,增加场景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重点还是在控制额度、期限、利率上。

技术输出“开荒”东南亚

《通知》出台后,输出营销获客、风控流程系统,帮助传统金融机构迭代升级,被不少现金贷平台视为另一条出路。

“准确来说,现金贷业务我们停掉了。基本上政策出来之后,就马上停掉了,大概一个月之前我们推出了消费分期。”浅橙科技的一位负责人称,在前期下架超过36%利率的产品后,他们经历了缩小现金贷业务比例、转型做信息导流平台等尝试,目前还在做别的准备。

“因为创始人多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经验,我们一直很注重金融科技的应用。”上述浅橙科技负责人告诉记者,未来将发挥其流量和数据优势推出信用查询类工具,解决目前的信用问题,“现在还在跑量、测试没有正式推出该功能”。

“to B(向企业服务)业务往往发展缓慢,很难急速爆发。”毕研广指出。

有些平台的技术输出已经不仅限于国内,他们通过投资入股或自己成立分公司的方式“开荒”东南亚市场。例如,闪银在印尼投资了现金贷平台TunaiKita。

相关数据统计显示,从中国出海到印尼的现金贷平台数量有数十家,国内排名靠前的现金贷业务平台都已杀入印尼市场。

“与国内相比,东南亚的征信环境更差,这也意味着在东南亚开展现金贷业务可能面临坏账率更高,获客成本更大等问题。”上述互联网分析人士指出,从目前看,“东南亚版现金贷”可能面临征信难题和牌照困境,以印尼为例,印尼大部分现金贷公司都较难申请牌照,一方面有成立1年的时间限制,另一方面有注册实缴资本5000万元的要求。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现金贷行业的现状,毕延广和许哲给出的词是——前路漫漫。

更多

微博微信

华财网官方微博

华财网官方微信

微信号:

cnf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