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失败的人 两个失败的板

2011-01-06 00:00:00 | 作者: 卢旭成 叶静来源:《创业家网》

【编者按】[标签:描述]

我们怎么办?一场关于“中原纳斯达克”的讨论会

这是让人纠结的两个小时

一批“中原纳斯达克”的先行者,面临突然来袭的厄运

他们无力挽回什么,惟有等待成为先驱的命运从忧虑变为现实

文 /《创业家》记者 卢旭成

时间:2010年12月15日10:30

地点:河南技术产权交易所大厅

参会人 :

挂牌企业代表:王云峰、古小明、毛云、党国军、王松涛、黄强、尹一善、方梦、郭德

综合会员代表:陈诚、薄英俊

这是一场特殊的讨论会。

《创业家》和他们并不熟悉,只是给他们各发了一封邮件。出乎意料,12月15日10:30,当我来到河南技术产权交易所大厅时,早已有十多个人在那里等着我。陆陆续续又来了十多个人,在此之后的两个小时间,他们用浓重的河南味普通话向我讲述他们突然遭遇的挫败,甚至是灾难。

就在一个月前的11月12日,有“中原纳斯达克”之称的国家区域性(河南)中小企业产权交易市场(试点)在这里开市,这个市场得到了国家工信部和河南省政府的支持,是全国5个国家区域性中小企业产权交易市场中第一个试点单位。

由于挂牌门槛较低,中小企业踊跃参与,第一批挂牌41家;由于允许全民购买企业股权,且100股即可开户,交易异常活跃,第一天交易额1.47亿元。但6个交易日之后,该市场因证监会发函被叫停。

他们都是“中原纳斯达克”的第一批先行者,有的是挂牌企业代表,有的是综合会员单位代表,综合会员单位类似证券经纪商和保荐机构。

整个大厅空空旷旷,除了他们和我,就剩下保安,旁边的交易行情大屏幕已经黑黑一片。他们对这里很是熟悉,一个月前,他们在这里见证了自己的成功——他们或他们服务的企业在此挂牌交易。当时,那个屏幕满是跳跃的数字,那是工信部和河南省的勇敢尝试,那是投资者和创业家的满满的信心与希望。

在被突然暂停交易一个月后,12月22日,交易市场重启,其内核却发生巨变,不再允许个人投资者购买股权,也不再允许连续竞价交易。(详细报道请见创业家官网www.chuangyejia.com文章《“中原纳斯达克”明重新开盘 创新实验宣告失败》)

他们傻了眼,不知何去何从。

编辑说我很牛,一封邮件就引来了20多个挂牌企业代表和综合会员单位代表,这些人本来有希望成为微软和高盛。

这是个玩笑话,但他们真的有话要说。我就在那里静静地听和记……

突然停盘,没个说法

尊贵的不都有智慧,寿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圣经·约伯记》三十二章九节

王云峰:(停盘的消息)最早是(来自)礼拜天晚上(11月21日)的河南新闻联播(晚6点半)。我一个朋友看了一半,给我打电话,说在电视上看到新闻,交易所停盘了。我当时正在交易所,就说胡扯,开玩笑的吧?然后叫人在电脑上搜消息,没搜出来,赶紧给陈总(河南技术产权交易所董事长陈有亭)打了个电话问,陈总你在哪?他说在省里开个会,一会就回去。我听他说话不对劲,马上到他办公室,一看没人就等了一会儿。(见到他)我问,陈总有啥新消息?他光唉唉地叹气。我说刚才电视上……,还没说完,他说是,电视上已经播出去了,叫暂停,政府叫咋干就咋干呗。

古小明:晚上9点,河南新闻联播重播,我又看到了。停盘前没有征求过我们的意见。

王云峰:礼拜一(11月22日)下午通知了,礼拜二开会。开会总时长不到10分钟,宣读公告。另外对停盘做了一个简单的描述,具体因为啥停盘没有说。

毛云:河南省成立以河南省常务副省长李克担任主任的交易所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指委会”)的时候,河南省22个部门参与,唯独河南证监局一直没有参加进来。

陈诚:可以推理:客户(投资者)肯定不愿意关、企业肯定不愿意关、(河南省)政府肯定不愿意关、交易所肯定不愿意关,我们也不愿意关,工信部愿意关吗?也不愿意关,那谁希望关呢?很可能是证监会。关一个月在干什么?也许在博弈吧。这个咱就不好说了。

我们相信政府,我们看了文件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圣经·旧约·创世纪》

党国军:河南为何会成为首批试点?这跟产业转移、支持中部发展有关系。河南的准备工作比较充分,试点报批、实施方案都做得比较好。

薄英俊:我是三门峡地区的综合会员单位。我原来是科委的,辞掉公职专门搞这个。郑州等地都是2010年5月开始宣传。我2009年12月份就开始做了,属于吃螃蟹的人,主要精力放在三门峡地区。

王松涛:我们是通过工信部门的人知道交易所的。5月份省里开会说这事,7月份具体实施方案批下来后进入高潮。我们对这个市场为什么认可呢?

第一,有国务院的36号文件,说要“清理不利于中小企业发展的法律和规章制度,打破垄断”。《2010年下半年国务院有关部门贯彻落实国发2009年36号文件的工作重点》里第1个就提到工信部,第17个就是证监会,要求证监会继续稳步推进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积极配合有关部门拓宽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稳步推进公司代办股份转让系统,非上市有限公司股权报价转让试点。

第二,有工信部的文件,工信部是最大的部委,它发的“5.27”号文件(指《关于开展区域性中小企业产权交易市场试点工作的通知》)里这样说:“稳步推进标准化连续竞价交易。”我们感觉“标准化连续竞价交易”能聚人气,企业在这挂牌交易,能直接融资。

同时,河南省极力推荐,地方工信局又把企业组织起来,让交易所来讲课,一次次进行辅导培训。

王云峰:中小企业要上创业板,需要等待的时间很长。中小企业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也上不了。而交易所的要求会稍低一点。(注:河南试点企业挂牌要求——依法设立的股份公司;有形资产不低于人民币800万元;主营业务突出,占总营收的60%以上;最近两个会计年度连续赢利,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净资产利润率不能低于6%;按挂牌前最近一个月的会计报表提供的数据,资产负债率不超过60%。)

薄英俊:2010年春节前只有1家企业报名,到五六月份的时候已有4家,(工信部 )134号文下来以后,我们的企业客户立马多了起来,一天签了17份挂牌合同。

王松涛:初期有100多家中小企业报名,但是中介机构考察完了以后,最后认可六七十家。随即,保荐机构拿出保荐意见,经过预审和反复修改,在2010年11月6日前后开始陆续上会。上会的有47家企业,最终第一批挂牌的企业只有41家。开盘那天,就在这个地方,河南省省长郭庚茂接见了我们。

各省市工信厅都派人来了,头天(11月11日)晚上,我跟新疆工信厅的李厅长坐在一块吃饭,他说河南搞得不错。

别掐死它,我们没有人拿着钱跑路

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                 

                                          ——《圣经·马太福音》

方梦:很多保荐机构的牌照到现在交易所都没发,有些综合会员单位、营业部到现在还都注册不了,但“指委会”同意它们可以先为企业和投资者服务。挂牌企业的股改也很匆忙,这是事实。

郭德:交易所匆匆忙忙地开展试点,保荐时间短了一点,服务也不那么细致,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下去。

陈诚:(交易所)经验不足,(开盘第一天)灵宝金业涨了十几倍,(每股股权)从 1块多钱涨到14块多。有一个企业的两个股东在账号里自我买卖,我买你卖,你卖我买,这本身是错误的。

交易所最大的弱点在哪里?交易所交易的是股权,而股权被企业所有者拥有,开盘的时候股权所有者愿意卖,投资者才能买,股权所有者不卖投资者就买不到。没有一个政策规定股权所有者必须在某时间段内把流通股权的百分之多少卖出去。

王松涛:俺总结了一下,第一天开盘有17家(企业)被交易所给停牌了,其中有10家开盘价都高于净资产的2倍。比如某企业净资产是1块,按照交易所的规定,开盘股权最多只能开到2块,再涨只能涨一倍,就是从2块涨到4块。但是不少企业一开盘,净资产1块多,一下开到7块多。

其实面对一个新市场,企业老板、投资人都冲动,冲动过后大家会有一个理性的回调。但咱们企业刚刚对此有点认识,交易所就被暂停了。

王云峰:交易所的做市商制度跟深圳、上海证券交易所相比确实有所突破。做市商是企业与股东之间的一个连接点,能保持连续竞价交易的量,企业、投资者通过做市商对企业股权进行价值发现,我觉得这是好制度。但是做市商如何经营?如何为企业和为交易所服务?它的定位不是太明确。

黄强:交易所“标准化连续竞价交易”模式说白了就是把股权拆细,那么只要有200个股民购买,就超过200股东红线了。如果股权交易不能超过200股东的线,那怎么往前走?股权交易不突破200股东红线,交易所是没有生命力的。

王云峰:像俺这种企业,假使能通过市场向更多的人卖股份,那发展企业就容易多了,尤其企业一到年底了急需资金,很有用处。现在说我们风险大,我们可没有哪个老板拿着钱跑路。你看看上海主板,多少企业做成ST,多少企业老板最后跑路?

尹一善:总的来说,这个试点的诞生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只要生出来,政府也好、企业也好,都希望它健康地成长,即便它有点残疾,也要耐心治疗,不能掐死。

交易模式变了等于清盘,不退还能咋办

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给他蛇呢?

                                        ——《圣经·马太福音》

王松涛:为什么要试点?就是通过试点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加以规范。可以边整顿,边完善,完全没必要停盘一个月。

黄强:(刚宣布暂停盘)那会儿想不开,过一两天我们认为停盘也许对投资者、企业是个好事,为了这个市场的正确性,把“政策界限不够明晰、交易规则不够规范” 的地方规范一下。后来各大媒体相继报道,有的说这个,有的说那个,啥传言都有。好多股民跑到营业部去问,营业部也向企业了解情况,企业之间相互都在问,但大家都没地方问。

薄英俊:以前陈总(陈有亭)和我之间是热线电话联系,电话一打就通,那时需要我跑路,跟企业传达精神,需要我帮收钱。现在电话一个都打不通,发信息都不回,把兄弟丢一边去了。交易所还不让我们公司放假,让我们坚守岗位。如果我把门一关,三门峡地区几千投资者不能来了,会是什么影响?我们一个月要交四五万元房租,加上员工工资,停一个月,十几万元就没了,有多少钱往里赔啊?

我们三门峡地区挂牌了13家企业,还有6家交了挂牌费(交易所有74家交了挂牌费),本来要第二批挂牌的。现在交易所停了,也没说要给企业退钱。

王云峰:我听说,新乡(河南一个地级市)一个老总听说停盘了心脏病马上就犯,现在还在医院。

挂牌前跟朋友推荐自己的企业,因为了解你的企业,他们都积极开户。现在这一关,连朋友都不敢见了,他们都买了你企业的股权,咋弄?

党国军:现在企业还好说,对2万多股民怎么交待?这2万多股民辐射多大社会群体?一家三口,至少6万人口以上,一个人去买股票背后可是一个家庭啊。

陈诚:前些天接到一条短信:各位老总,现在离停盘一个月没几天了,据可靠消息可能要改变交易模式,改变交易模式等于清盘,不要再等待观望了,赶快行动起来,坚决不同意清盘和改变交易模式!不然给我们带来的将是鸡飞蛋打!

尹一善:如果到12月22日交易所开不了盘,或者完全清盘改变交易模式的话,我们肯定要退,那有啥异议啊。

每个企业都几百万元(最少300万元)砸进去了。挂牌前,银行的信贷经理给俺发名片,说将来合作啊,现在谁理你?有的老板挂牌前已跟银行谈好一笔贷款,交易所一停盘,贷款也停那了,对方也不说什么原因,反正咱心里知道咋回事。 

党国军:平心而论,我们相信政府,希望一切都是谣传。只要12月22日能按照以前的模式正常开盘,这段时间所遭受的所有委屈都不算什么。

(应受访者要求,所有受访者皆为化名)

王巍点评:

河南的试验如此高端庄重,多个正部级领导亲自参与;如此谨慎酝酿,历经几代交易人和投资银行的打磨;如此迎合需求,凝聚了无数创业家和企业家的注目。结果,这个关闭却是如此粗鲁霸道。违规操作?了解中国证券市场历史的人都清楚,当年深交所和上交所早期运作远比河南的同行逊色了不知几个数量级。

王巍点评:

河南试验的挫折让我们深思,用行政的力量与行政的力量博弈,能不能培育出市场的力量?即便河南的试验被允许进行下去,能不能提供一个千百万中小企业真正需求的资本市场?我们的突破方向是否正确?

王巍点评:

在目前格局下,尽管包括河南这样的尝试仍然不是市场化的,但毕竟是重要突破,我们一直积极推动也乐观其成。河南的纳斯达克师出有名,迎合中小创业企业资本需求,惜筹备粗糙,属草莽揭竿而起。监管部门动作猛烈。河南吃一堑,全国长一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呼唤监管当局给各地诸侯和创业家一个失败的机会。

国家区域性(河南)中小企业产权交易市场(试点)首批挂牌企业名录

公司简称

股权代码

创始人

所属行业

公司简称

股权代码

创始人

所属行业

伟彤科技

960001

职报昌

煤机制造

天豫薯业

960023

赵天学

食品加工

黄河人

960002

祝桂荣

饮料制造业

三宝园林

960025

苏万学

农业

灵宝金业

960003

张明星

黄金、白银等贵重金属精炼提纯

金欧特

960026

侯克伟

石油制品

德海股份

960005

于海洲

黑色金属矿采选

迪展通

960027

赵新春

电子

华丰网业

960006

董华伟

纺织业

龙源药业

960028

邢少华

医药工业

路太机械

960007

毛留根

机械制造

潢绣股份

960029

苏高明

非金属矿物制品

宝发能源

960008

于喜有

化工

大豪股份

960030

常建民

塑料制造业

牡丹电缆

960009

张国君

机械制造

华星粉业

960031

刘敏

粮食及饲料加工

乾丰暖通

960010

管仲海

暖通

飞越纸业

960032

王西孟

轻工业

阿凡提

960011

沙启伟

其他食品制造

苏秦置业

960033

张随堂

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业、其他零售业

环燕轮胎

960012

乔康存

轮胎制造

兴河石油

960035

刘庆梅

专用设备制造业

豫西轴承

960013

彭少儒

通用设备制造

新科起重

960036

蔡印修

装备制造业

浪潮消防

960015

韩占宏

消防

山西颐源

960037

郭宏波

乳制品制造业

统发科技

960016

单春荣

电子元件制造

安科股份

960038

郭金云

低压电气

鑫顺源

960017

李巍

水泥制造

远村投资

960039

许路村

饮料制造业、酒精及饮料酒制造业

万通股份

960018

唐改真

物流运输

华利制药

960051

慎天贵

医药工业

飞达股份

960019

刘志杰

造纸

玫鼎新材

960053

尹守义

耐火材料制品业

洛染股份

960020

段孝宁

化工

鑫华矿冶

960052

陈志华

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

华创科技

960021

袁庆福

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

孟成生物

960056

孟首吉

兽药

飞鹤股份

960022

贾身聚

橡胶靴鞋制造

志成金铅

960057

张小成

有色金属冶炼加工

(本刊见习记者任语宁整理)

消失的中国第三个证券交易所

1997年~1998年刚好是淄博自动报价系统发展的关键期,如果那两年安全度过了,肯定能形成一个相当大的规模,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形成就不会拖这么久

口述 / 王道云

整理 / 《创业家》记者 叶静

一个市场的诞生

淄博的事应该从1988年说起。

1988年4月,国务院农村改革实验区办公室批准淄博市周村区为全国性实验区,改革实验的主要内容是推进股份制改革,进行股票流通。当时股份制还是个新鲜的话题,乡镇企业对此也不感兴趣。北京大学教授厉以宁特意动员了50多名学生深入各大公司考察实习,在这个过程中给企业灌输股份制改革的意义。

与此同时,政府在加快淄博基金的筹备。当时我在体改委工作,兼任淄博基金服务中心主任。体改委是党政机关,不是金融机构,于是通过淄博市信托投资公司、交通银行及其他几家公司发起了淄博基金,这也是当时央行批准的唯一一只基金。淄博基金第一期金额是1亿元,因为其中60%必须投资于乡镇企业,当时大家担心资金用不完。  

做了初步筛选后,淄博基金确定了首批拟投资的5家企业,共投资近2000万元。有了这5家的示范效应,后来的企业都很积极。前期的5家,差不多花费了半年时间,之后从5家增长到50家,只花了半年时间。1993年底时,淄博市已经有130多家股份制企业。 

随着股份制企业的增多,股票流转的声音不断出现。1992年年初,由全国农村改革实验区办公室、国务院研究中心、国家体改委等单位专家组成的股份制实验联合考察组在肯定淄博股份经济发展的同时,就曾指出实验方案中的“搞好股票流通”这项还没有展开。柜台交易由此应运而生。

开始首个柜台交易时,只有5名工作人员,其中2名负责卖,2名负责买,剩下1名负责在黑板上做记录,这个简易的手工交易程序也是当时刚刚从书里学到的。第一天,一家企业挂牌,没有人来交易;第二天,有了首笔交易;半个月后,股民们凌晨2点就已开始排队。因为人太多,开门时一度还挤碎了一扇玻璃门。当时的挂牌数已经有3家,工作人员都很辛苦,每天都要加班清点股票。

大半年后,也就是1993年,淄博有了4家柜台,同一只股票可以在不同柜台交易,这带来了一个新问题,两个柜台间可能有差价,于是股民们在这个柜台买进后立刻赶去另一个柜台卖出。为了抢时间,一度出现了柜霸,所以我们设想用计算机联网统一报价,这才有了后来的自动报价系统。

系统由9家金融机构发起设立,包括中农工建四大行,每家出资20万元,开发软件,起草交易规则、章程、信息披露办法。最初我们设定的是T+0,但为了防范风险,专家建议采取T+1。当时上交所采取的是T+0,深交所是T+1,证监会的两名专家经过半个月,才修订出淄博自动报价系统最后的章程、规则。

1993年9月18日,淄博自动报价系统创立大会召开。其实早在8月时,就已开始试点工作,9个网点联网第一天,通讯设备就出了问题,6个网点无法买卖,愤怒的股民要砸柜台,好在是线路问题,很快修复。有了这段前期运营,也保证了正式成立后的稳定运营。

后来发展很顺利,我们向体改委汇报能否辐射到省外,当时国家体改委主任高尚全批示,先采用电子联网,规范交易,逐步向省外辐射。1997年,我们在珠海、深圳、重庆、无锡、镇江、南通、扬州、武汉等地都有了网点,挂牌企业60多家,指数也从1994年的90多点上升到500多点,交易很活跃。

那些年,厉以宁、曹凤岐、刘纪鹏等知名学者都曾多次来淄博调研,献计献策,人总行、证监会、体改委等对淄博自动报价系统的发展也都曾表示过支持。

这个市场真的很先进

那个时候,企业是经常分红的,股民是时刻监督的。

有一年,在报价系统挂牌的山东万祥,在年初的股东大会上预计年终每股收益将达5毛钱,结果年底只实现3毛钱。在股东会现场,股民们纷纷质疑董事长及董事会,尽管董事会罗列了很多理由,股民还是不信服。最后公司说了实话,董事长得了癌症,这一年主要忙于就诊,企业交给一个年轻人来负责。解释这点后,股民们又对企业前景产生了质疑,“这个企业离了董事长就不行,这是很危险的”。

这个例子,可以发现,在淄博自动报价系统,很多投资者真实参与了股东大会,对年度计划及完成情况进行监督,并且提出很多尖锐问题。这也是区域性市场的好处,本地股民方便监督,对公司的运营情况也有机会了解和感受。现在的上海和深圳市场,股民真正关注企业经营及参与股东大会的非常少。如果当年银广夏也是在区域性市场,肯定不会出那样的事。

有了买卖,还不够,企业的发展还需要资金。于是我们想到了配股及送股,并探索出配股权证。当时还有姓社姓资的问题,国企股权不能低于70%,乡镇企业属于集体企业,也不能低于70%。但这种比例对于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起不到监督作用。

于是我们设计,在配股过程中,集体放弃不配,只给社会资本配。为了不让集体损失,就给他们配股权证,配股权证可以买卖,集体也可以收回资金。最初配股权证只有2毛钱,后来炒到了2块。诸如万祥等公司的集体股也从最初的70%,降到了后来的25%。

当时,李青原(后来曾任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在证监会起草股改文件,给我打电话,问我淄博这种做法是否适用于股改,我说不适用。因为上交所企业规模太大,要是通过这种形式,耗时太长,可能20年也不一定能完成,淄博报价系统里乡镇企业规模比较小,船小好掉头。

另外从交易手段来说,淄博当时很先进,在全国都是点对点的交易,任何一个股东都直接通过微机撮合交易。而上交所、深交所还有很多交易员,证券公司接受委托,委托给交易员,交易员再输入微机。我们没有中间环节,所以当时深交所的老总看了也觉得我们很先进。

从山峰到悬崖

形势一片大好,我们开始了更宏大的探索。

1997年年初,当时的全国政协常委戴元成问我,淄博自动报价系统以后怎么发展。我说,能否将淄博、天津、武汉等市场联网,互相买卖,然后在此基础上成立场外市场交易联合会,再出一本杂志——《中国场外交易资本市场研究》。戴老很赞成这个想法。很快,天津交易所的负责人胡丽云一行人来访,说天津市很重视这件事,武汉也表态支持,在三方意见达成一致后,我们开始起草相关文件。

7月,中央调查小组来淄博调研,觉得我们这里交易很活跃,肯定有操纵市场的行为,于是组织了四五个人,选了一家最活跃的交易所,但查了2天2夜,也没查出问题。但当时的背景是各地市场遍地开花,部分区域很不规范,又遇上了亚洲金融风暴。

8月、9月,危险的信号越来越强,可能要清理市场了。很快,中央发表了打压证券市场的文章,虽然针对的是上海市场、深圳市场的火爆情况,但对其他市场肯定有影响。

11月17日,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定下清理整顿基调,之后股市下跌,我们也成了被清理对象。在摘牌前的那段时间,我们限定了每天10%的涨跌幅,之前我们没有涨跌幅限制,为了活跃交易,还将证监会建议的T+1改回了T+0。

对于被清理,当时我们也明白,自动报价系统是淄博带的头,各地都是学淄博,只有关了淄博,其他才能都关掉。

当时我们压力很大,股民上访堵政府门,还切断了交通要道。股民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国家批准的交易市场忽然就非法了。对于被摘牌企业,淄博制定了单独上市、吸收合并、捆绑、分红、回购等5种方案。政府给了7个单独上市的指标,后来有个没用,真可惜了。尽管政府积极化解问题,但是20多家持股分红的企业还是留下了很多问题。因为没有监管,很多企业不再分红,更有管理层直接掏空公司。虽然也有一些青岛企业做得很好,但主要来自企业管理层自身素养。

看着淄博市场的关闭,就像自己的孩子被掐死。在关闭之前,我们想了很多种补救方式,找到著名学者吴敬琏,希望他能够保住这个市场。吴敬琏也给有关方面写信,说这个市场还是很规范的。但是很遗憾,所有的努力都没能改变最终的命运。

(王道云为中信万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

王巍点评:

我们的监管是要推动市场的建立和发展,是母亲的身份,是一家之长的地位和功能。母亲养育孩子是伟大的,训斥孩子是合理的,我们当然要感激和感恩。问题是,母亲不能把孩子永远绑在自己腰带上,永远以爱的名义去训斥甚至去打骂我们一辈子。

更多

微博微信

华财网官方微博

华财网官方微信

微信号:

cnf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