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财险业盈利压力进一步显现 净利润总额同比降21.4%

2019-05-22 02:22:52 | 作者: 来源:腾讯财经

【编者按】随着保险公司年报披露期结束,2018年保险业的经营情况尽收眼底。2018年,整个财险行业盈利压力进一步显现。《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根据86

随着保险公司年报披露期结束,2018年保险业的经营情况尽收眼底。2018年,整个财险行业盈利压力进一步显现。

《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根据86家财险公司数据统计分析,相比于2017年财险行业亏损面扩大,2018年这种形势更加严峻。2018年,财险保费收入总规模11647.21亿元,同比增加11.84%,但行业净利润324.19亿元,同比减少21.43%。

2018年共计51家财险公司实现盈利,净利润合计404.54亿元。其中,31家险企处于微利状态,净利润总额共计10.98亿元,占51家险企利润总额的2.71%;剩余20家公司几乎担当了行业所有利润,其中,12家保费规模超百亿险企中10家盈利,净利润总额367.69亿元,占到全行业净利润的90.89%。

财险行业亏损公司数共计35家,亏损额合计80.35亿元。其中,长安责任、众安财险分别亏损18.33亿元、15.31亿元,两公司分别担负了行业22.81%、19.05%的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概念财险公司均排亏损公司前列,比如安心财险2018年亏损4.88亿元,排在行业亏损第三位;泰康在线亏损3.56亿元,排在行业第五位。排在第四位的则是受侨兴债余波影响的浙商财险,亏损3.76亿元。

(净利润后十名险企列表)

百亿规模以下险企数量增加 亏损同比扩大57.25%

截至目前,财险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完毕。国内88家财险公司,除安邦、出口信保险之外,其余86家财险均公布了2018年年报。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保费收入超百亿元规模险企增2家至12家,但这12家财险公司包揽了87.42%的保费收入,剩余74家公司只分得行业12.58%的保费收入,较2017年同期14.02%的市场占比进一步下降。

并且,百亿规模以下财险公司净亏损总额也由2017年的-16.45亿元降2018年的-25.87亿元,亏损同比又扩大了57.25%。

从亏损公司总数来看,2018年亏损财险公司35家(包含三家新成立公司,均亏损),2017年同期亏损公司30家。其中,久隆财险、日本兴亚实现扭亏微利;安华农业、华安财险、富德财险、都邦财险盈转亏,亏损金额分别为3.29亿元、2.32亿元、1.15亿元、0.89亿元。

从86家财险公司净利润同比情况来看,2018年有45家财险公司盈利情况优于2017年,40家财险公司净利润下降(包含三家新成立公司),其中保费规模百亿元以上险企保费规模均正增长,但从净利润来看却无一幸免,净利润全面下降。

(百亿规模险企净利润增长情况,及主要收支情况表)

从净亏损增速来看,易安财险、永诚财险、安盛天平三家分别亏损1.99亿元、2.59亿元、2.75亿元,分别较2017年0.07亿元、0.15亿元、0.21亿元亏损增幅超千倍,排在前三位。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长安责任保险巨亏18.33亿元,成为2018年财险业“亏损王”,该公司在2017年的亏损金额为1.95亿元。《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曾独家报道,长安责任保险因“履约险”赔付近20亿元,未了余额接近22亿元。所以,该公司在2019年的盈利预计仍不乐观。

另外,泰康在线、长江财险、安心财险、前海联合、中路财险净亏损分别为:3.56亿元、1.95亿元、4.88亿元、2.21亿元、1.46亿元,亏损同比增速均超50%。

财险亏损存三大原因 不能只怪车险费改

规模较小的财险公司生存越来越艰难,仅仅是车险费改惹的祸么?显然不是。

“车险费改不会因为中小公司亏损就停止实行,亏损是公司自身经营不善,成本控制不好导致的,其实我们国家的车险价格还有进一步下降的可能性。”上海财经大学粟芳教授对《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表示。

“规模较小险企亏损大致由以下两个原因导致:第一,以车险业务为主业的财险公司因为车险费改受到打击;第二,公司冒进选择新业务,风险控制没有做好。规模较小的险企中还有一类特殊险企,是互联网险企,而互联网亏损的主因是前期投入较大与道德风险控制不足导致的。”粟芳教授分析认为。

事实上,上述三点原因在净利润倒数前十家财险公司身上集中体现出来。

对于规模较险企车险亏损严重的情况,粟芳教授认为,财产保险公司目前的主要业务车险,规模较小的保险公司在车险经营方面没有规模的优势,没有办法像大公司那样去拼规模或者去拼佣金。而且车险费改之后,费率又进一步的降低,规模较小的保险公司保费收入就更低了。如果规模较小的公司还是采取原始的压价销售的话,最后伤害的还是公司本身。

根据《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下降的公司占极少数,且其中多家公司车险占比较小,甚至并无车险业务。

数据显示,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增加的公司64家,支出下降的公司仅21家,支出同比增长超过50%的险企12家。就算在超百亿规模的12家财险公司中,该项支出也大部分呈现两位数增长。其中,众安财险同比增速高达98%,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保财险、中华联合、阳光财险、天安财险、华安财险同比增速均超过20%。

“永诚目前聚焦核心业务,继续巩固、扩大在电力能源风险管理领域的既有优势,积极拓展电力能源海外保险业务。布局战略业务,大力发展健康险,打造多层次的健康险产品和服务体系。优化传统业务,不断优化业务结构,做优车险,最好非车险,实施渠道改革,提高业务发展的质量。”永诚保险相关负责人告诉《财联社·保险频道》记者公司在亏损之后的战略选择。

对于车险市场未来的发展前景,粟芳教授表示:“现在机动车辆的保有量增长率已经开始下降,车险的保费的增长率也会随着车辆保有量增长率的出现下降。目前还在增长的过程中,还处于把蛋糕做大的过程中,各家公司是在压价销售,抢蛋糕的阶段。将来蛋糕大小基本确定之后,就要开始精耕细作了。但还会经过一段时间,我们目前研究显示,各家保险公司的内控和管理机制因素和车险利润还没有直接的相关性。”

浙商财险、长安责任冒进发展新业务致巨亏

近年,险企出现巨亏的案例越来越多,浙商财险、长安责任就是公司管控不善,冒进发展新业务致巨亏的案例。

据公开报道显示,浙商财险因几年前承保两年期的侨兴私募债保证保险业务保证保险,但是因为存在未按规定办理再保险、未按规定使用条款以及内控管理机制不规范等问题,导致亏损较大。据浙商财险近两年的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浙商财险净亏损为9.03亿元,2018年净亏损为3.76亿元,净亏损收窄58.33%,但仍然是74家公司中亏损倒数第三位的公司。

长安责任是74家公司中亏损最多的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长安责任保费收入30.10亿元,同比下降3.74%;投资收益0.01亿元,同比下降101.87%;赔付支出18.10亿元,同比增加6.06%;净亏损18.33亿元,同比增长840.42亿元。综合偿付能力为-189.93%。

对于长安责任巨额亏损和极低的偿付能力的问题,财联社致电长安责任,长安责任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因为信用保证保险业务出现大额赔付支出,并相应计提了大额准备金。而且年度投资收益未达预期的影响。”

“目前公司保险股东会、董事会、管理层高度重视偿付能力不足风险,正抓紧按照董事会及股东大会通过的增资扩股方案,落实增加注册资本补充偿付能力工作。2019年3月31日,已与投资机构已经正式签署增资协议,目前,相关增资程序正在履行中。”长安责任负责人补充道。

粟芳教授表示,一些承保保证保险的公司太冒进,承保时只想到保费收入,但保费收过之后,后面的风险没有得到完全考虑。

互联网财险扎堆净利润末位 道德风险如何控制仍是痛点

在净利润排在末尾的十家公司中,有三家是互联网财险,是易安财险、泰康在线、安心财险。

易安财险保费收入12.94亿元,同比增长52.60%;净亏损为1.99亿元,同比扩大2704.51%;泰康在线保费收入29.53亿元,同比增长78.28%;净亏损为3.56亿元,同比扩大83.54%。安心财险母公司保费收入15.31亿元,同比增长92.60%;净亏损为4.88亿,同比扩大72.37%。

而成立最早的互联网财险公司众安财险2018年也是持续亏损,亏损15.31亿元,和2017年亏损的15.17亿元基本持平。但是它的保费收入已经突破百亿,为112.63亿元,同比增加89.06%。

互联网财险保费规模增长较快,2018年增速都保持在了50%以上,但是净亏损一直居高不下,粟芳教授认为,互联网财险亏损除了投入高以外,其实道德风险也是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

“目前,互联网保险已经不只是一个营销渠道,它已经成为一种经营模式,在这种经营模式下,像众安宣传自己没有分支机构,一切都在线上完成的线下的理赔定损,这些都是委托第三方机构去做。但由于中国道德风险较大,骗保骗赔或者说夸大损失的现象还是非常的普遍。互联网财险如果没有靠自己的分支机构去控制风险,而是靠第三方机构的话,它的亏损就已经说明出了理赔部分的风险。互联网企业之后需要在这方面去加大投入。”粟芳教授认为。

对于规模较小财险公司的发展方向,粟芳教授指出,规模较小的保险公司不应该在车险领域和大公司去拼价格进行压价销售,应该去找特色的业务去做,在寻找新的业务的时候,还需要注意对风险的控制。

更多

快讯

三言智创(北京)咨询有限公司企业文化

深度专题

联系我们

Email: 2985219010#QQ.COM
QQ: 2985219010
电话:010-81517407